哭孔戡

图片 1

卷四百二十四 卷424_1 「贺雨」白居易
皇帝嗣宝历,元和三年冬。自冬及春暮,不雨旱爞爞。
上心念下民,惧岁成灾凶。遂下罪己诏,殷勤告万邦。
帝曰予一人,继天承祖宗。忧勤不遑宁,夙夜心忡忡。
元年诛刘辟,一举靖巴邛。二年戮李锜,不战安江东。
顾惟眇眇德,遽有巍巍功。或者天降沴,无乃儆予躬。
上思答天戒,下思致时邕。莫如率其身,慈和与俭恭。
乃命罢进献,乃命赈饥穷。宥死降五刑,责己宽三农。
宫女出宣徽,厩马减飞龙。庶政靡不举,皆出自宸衷。
奔腾道路人,伛偻田野翁。欢呼相告报,感泣涕沾胸。
顺人人心悦,先天天意从。诏下才七日,和气生冲融。
凝为油油云,散作习习风。昼夜三日雨,凄凄复濛濛。
万心春熙熙,百谷青芃芃.人变愁为喜,岁易俭为丰。
乃知王者心,忧乐与众同。皇天与后土,所感无不通。
冠珮何锵锵,将相及王公。蹈舞呼万岁,列贺明庭中。
小臣诚愚陋,职忝金銮宫。稽首再三拜,一言献天聪。
君以明为圣,臣以直为忠。敢贺有其始,亦愿有其终。 卷424_2
「读张籍古乐府」白居易
张君何为者,业文三十春。尤工乐府诗,举代少其伦。
为诗意如何,六义互铺陈。风雅比兴外,未尝着空文。
读君学仙诗,可讽放佚君。读君董公诗,可诲贪暴臣。
读君商女诗,可感悍妇仁。读君勤齐诗,可劝薄夫敦。
上可裨教化,舒之济万民。下可理情性,卷之善一身。
始从青衿岁,迨此白发新。日夜秉笔吟,心苦力亦勤。
时无采诗官,委弃如泥尘。恐君百岁后,灭没人不闻。
愿藏中秘书,百代不湮沦。愿播内乐府,时得闻至尊。
言者志之苗,行者文之根。所以读君诗,亦知君为人。
如何欲五十,官小身贱贫。病眼街西住,无人行到门。 卷424_3
「哭孔戡」白居易 洛阳谁不死,戡死闻长安。我是知戡者,闻之涕泫然。
戡佐山东军,非义不可干。拂衣向西来,其道直如弦。
从事得如此,人人以为难。人言明明代,合置在朝端。
或望居谏司,有事戡必言。或望居宪府,有邪戡必弹。
惜哉两不谐,没齿为闲官。竟不得一日,謇謇立君前。
形骸随众人,敛葬北邙山。平生刚肠内,直气归其间。
贤者为生民,生死悬在天。谓天不爱人,胡为生其贤。
谓天果爱民,胡为夺其年。茫茫元化中,谁执如此权。 卷424_4 「凶宅」白居易
长安多大宅,列在街西东。往往朱门内,房廊相对空。
枭鸣松桂树,狐藏兰菊丛。苍苔黄叶地,日暮多旋风。
前主为将相,得罪窜巴庸。后主为公卿,寝疾殁其中。
连延四五主,殃祸继相锺。自从十年来,不利主人翁。
风雨坏檐隙,蛇鼠穿墙墉。人疑不敢买,日毁土木功。
嗟嗟俗人心,甚矣其愚蒙。但恐灾将至,不思祸所从。
我今题此诗,欲悟迷者胸。凡为大官人,年禄多高崇。
权重持难久,位高势易穷。骄者物之盈,老者数之终。
四者如寇盗,日夜来相攻。假使居吉土,孰能保其躬。
因小以明大,借家可喻邦。周秦宅殽函,其宅非不同。
一兴八百年,一死望夷宫。寄语家与国,人凶非宅凶。 卷424_5 「梦仙」白居易
人有梦仙者,梦身升上清。坐乘一白鹤,前引双红旌。
羽衣忽飘飘,玉鸾俄铮铮。半空直下视,人世尘冥冥。
渐失乡国处,才分山水形。东海一片白,列岳五点青。
须臾群仙来,相引朝玉京。安期羡门辈,列侍如公卿。
仰谒玉皇帝,稽首前致诚。帝言汝仙才,努力勿自轻。
却后十五年,期汝不死庭。再拜受斯言,既寤喜且惊。
秘之不敢泄,誓志居岩扃。恩爱舍骨肉,饮食断膻腥。
朝餐云母散,夜吸沆瀣精。空山三十载,日望辎輧迎。
前期过已久,鸾鹤无来声。齿发日衰白,耳目减聪明。
一朝同物化,身与粪壤并。神仙信有之,俗力非可营。
苟无金骨相,不列丹台名。徒传辟谷法,虚受烧丹经。
只自取勤苦,百年终不成。悲哉梦仙人,一梦误一生。 卷424_6
「观刈麦」白居易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妇姑荷簟食,童稚携壶浆。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
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傍。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
听其相顾言,闻者为悲伤。家田输税尽,拾此充饥肠。
今我何功德,曾不事农桑。吏禄三百石,岁晏有馀粮。
念此私自愧,尽日不能忘。 卷424_7 「题海图屏风」白居易
海水无风时,波涛安悠悠。鳞介无小大,遂性各沉浮。
突兀海底鳌,首冠三神丘。钓网不能制,其来非一秋。
或者不量力,谓兹鳌可求。赑屃牵不动,纶绝沉其钩。
一鳌既顿颔,诸鳌齐掉头。白涛与黑浪,呼吸绕咽喉。
喷风激飞廉,鼓波怒阳侯。鲸鲵得其便,张口欲吞舟。
万里无活鳞,百川多倒流。遂使江汉水,朝宗意亦休。
苍然屏风上,此画良有由。 卷424_8 「羸骏」白居易
骅骝失其主,羸饿无人牧。向风嘶一声,莽苍黄河曲。
蹋冰水畔立,卧雪冢间宿。岁暮田野空,寒草不满腹。
岂无市骏者,尽是凡人目。相马失于瘦,遂遗千里足。
村中何扰扰,有吏征刍粟。输彼军厩中,化作驽骀肉。 卷424_9 「废琴」白居易
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古声澹无味,不称今人情。
玉徽光彩灭,朱弦尘土生。废弃来已久,遗音尚泠泠。
不辞为君弹,纵弹人不听。何物使之然,羌笛与秦筝。 卷424_10
「李都尉古剑」白居易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有客借一观,爱之不敢求。湛然玉匣中,秋水澄不流。
至宝有本性,精刚无与俦。可使寸寸折,不能绕指柔。
愿快直士心,将断佞臣头。不愿报小怨,夜半刺私仇。
劝君慎所用,无作神兵羞。 卷424_11 「云居寺孤桐」白居易
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亭亭五丈馀,高意犹未已。
山僧年九十,清净老不死。自云手种时,一颗青桐子。
直从萌芽拔,高自毫末始。四面无附枝,中心有通理。
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 卷424_12 「京兆府新栽莲」白居易
污沟贮浊水,水上叶田田。我来一长叹,知是东溪莲。
下有青泥污,馨香无复全。上有红尘扑,颜色不得鲜。
物性犹如此,人事亦宜然。托根非其所,不如遭弃捐。
昔在溪中日,花叶媚清涟。今来不得地,憔悴府门前。 卷424_13
「月夜登阁避暑」白居易 旱久炎气盛,中人若燔烧。清风隐何处,草树不动摇。
何以避暑气,无如出尘嚣。行行都门外,佛阁正岧峣.
清凉近高生,烦热委静销。开襟当轩坐,意泰神飘飘。
回看归路傍,禾黍尽枯焦。独善诚有计,将何救旱苗。 卷424_14
「初授拾遗」白居易 奉诏登左掖,束带参朝议。何言初命卑,且脱风尘吏。
杜甫陈子昂,才名括天地。当时非不遇,尚无过斯位。
况余蹇薄者,宠至不自意。惊近白日光,惭非青云器。
天子方从谏,朝廷无忌讳。岂不思匪躬,适遇时无事。
受命已旬月,饱食随班次。谏纸忽盈箱,对之终自愧。 卷424_15
「赠元稹」白居易 自我从宦游,七年在长安。所得惟元君,乃知定交难。
岂无山上苗,径寸无岁寒。岂无要津水,咫尺有波澜。
之子异于是,久处誓不谖。无波古井水,有节秋竹竿。
一为同心友,三及芳岁阑。花下鞍马游,雪中杯酒欢。
衡门相逢迎,不具带与冠。春风日高睡,秋月夜深看。
不为同登科,不为同署官。所合在方寸,心源无异端。 卷424_16
「哭刘敦质」白居易 小树两株柏,新土三尺坟。苍苍白露草,此地哭刘君。
哭君岂无辞,辞云君子人。如何天不吊,穷悴至终身。
愚者多贵寿,贤者独贱迍。龙亢彼无悔,蠖屈此不伸。
哭罢持此辞,吾将诘羲文。 卷424_17 「答友问」白居易
大圭廉不割,利剑用不缺。当其斩马时,良玉不如铁。
置铁在洪炉,铁消易如雪。良玉同其中,三日烧不热。
君疑才与德,咏此知优劣。 卷424_18 「杂兴三首」白居易
楚王多内宠,倾国选嫔妃。又爱从禽乐,驰骋每相随。
锦鞲臂花隼,罗袂控金羁。遂习宫中女,皆如马上儿。
色禽合为荒,刑政两已衰。云梦春仍猎,章华夜不归。
东风二月天,春雁正离离。美人挟银镝,一发叠双飞。
飞鸿惊断行,敛翅避蛾眉。君王顾之笑,弓箭生光辉。
回眸语君曰,昔闻庄王时。有一愚夫人,其名曰樊姬。
不有此游乐,三载断鲜肥。
越国政初荒,越天旱不已。风日燥水田,水涸尘飞起。
国中新下令,官渠禁流水。流水不入田,壅入王宫里。
馀波养鱼鸟,倒影浮楼雉。澹滟九折池,萦回十馀里。
四月芰荷发,越王日游嬉。左右好风来,香动芙蓉蕊。
但爱芙蓉香,又种芙蓉子。不念阊门外,千里稻苗死。
吴王心日侈,服玩尽奇瑰。身卧翠羽帐,手持红玉杯。
冠垂明月珠,带束通天犀。行动自矜顾,数步一裴回。
小人知所好,怀宝四方来。奸邪得藉手,从此倖门开。
古称国之宝,谷米与贤才。今看君王眼,视之如尘灰。
伍员谏已死,浮尸去不回。姑苏台下草,麋鹿暗生麑。 卷424_19
「宿紫阁山北村」白居易 晨游紫阁峰,暮宿山下村。村老见余喜,为余开一尊。
举杯未及饮,暴卒来入门。紫衣挟刀斧,草草十馀人。
夺我席上酒,掣我盘中飧。主人退后立,敛手反如宾。
中庭有奇树,种来三十春。主人惜不得,持斧断其根。
口称采造家,身属神策军。主人慎勿语,中尉正承恩。 卷424_20
「读汉书」白居易 禾黍与稂莠,雨来同日滋。桃李与荆棘,霜降同夜萎。
草木既区别,荣枯那等夷。茫茫天地意,无乃太无私。
小人与君子,用置各有宜。奈何西汉末,忠邪并信之。
不然尽信忠,早绝邪臣窥。不然尽信邪,早使忠臣知。
优游两不断,盛业日已衰。痛矣萧京辈,终令陷祸机。
每读元成纪,愤愤令人悲。寄言为国者,不得学天时。
寄言为臣者,可以鉴于斯。 卷424_21 「赠樊着作」白居易
阳城为谏议,以正事其君。其手如屈轶,举必指佞臣。
卒使不仁者,不得秉国钧。元稹为御史,以直立其身。
其心如肺石,动必达穷民。东川八十家,冤愤一言伸。
刘辟肆乱心,杀人正纷纷。其嫂曰庾氏,弃绝不为亲。
从史萌逆节,隐心潜负恩。其佐曰孔戡,舍去不为宾。
凡此士与女,其道天下闻。常恐国史上,但记凤与麟。
贤者不为名,名彰教乃敦。每惜若人辈,身死名亦沦。
君为着作郎,职废志空存。虽有良史才,直笔无所申。
何不自着书,实录彼善人。编为一家言,以备史阙文。 卷424_22
「蜀路石妇」白居易 道傍一石妇,无记复无铭。传是此乡女,为妇孝且贞。
十五嫁邑人,十六夫征行。夫行二十载,妇独守孤茕。
其夫有父母,老病不安宁。其妇执妇道,一一如礼经。
晨昏问起居,恭顺发心诚。药饵自调节,膳羞必甘馨。
夫行竟不归,妇德转光明。后人高其节,刻石像妇形。
俨然整衣巾,若立在闺庭。似见舅姑礼,如闻环珮声。
至今为妇者,见此孝心生。不比山头石,空有望夫名。 卷424_23
「折剑头」白居易 拾得折剑头,不知折之由。一握青蛇尾,数寸碧峰头。
疑是斩鲸鲵,不然刺蛟虬。缺落泥土中,委弃无人收。
我有鄙介性,好刚不好柔。勿轻直折剑,犹胜曲全钩。 卷424_24
「登乐游园望」白居易 独上乐游园,四望天日曛。东北何霭霭,宫阙入烟云。
爱此高处立,忽如遗垢氛。耳目暂清旷,怀抱郁不伸。
下视十二街,绿树间红尘。车马徒满眼,不见心所亲。
孔生死洛阳,元九谪荆门。可怜南北路,高盖者何人。 卷424_25
「酬元九对新栽竹有怀见寄」白居易
昔我十年前,与君始相识。曾将秋竹竿,比君孤且直。
中心一以合,外事纷无极。共保秋竹心,风霜侵不得。
始嫌梧桐树,秋至先改色。不爱杨柳枝,春来软无力。
怜君别我后,见竹长相忆。长欲在眼前,故栽庭户侧。
分首今何处,君南我在北。吟我赠君诗,对之心恻恻。 卷424_26
「感鹤」白居易 鹤有不群者,飞飞在野田。饥不啄腐鼠,渴不饮盗泉。
贞姿自耿介,杂鸟何翩翾.同游不同志,如此十馀年。
一兴嗜欲念,遂为矰缴牵。委质小池内,争食群鸡前。
不惟怀稻粱,兼亦竞腥膻。不惟恋主人,兼亦狎乌鸢。
物心不可知,天性有时迁。一饱尚如此,况乘大夫轩。 卷424_27
「春雪」白居易 元和岁在卯,六年春二月。月晦寒食天,天阴夜飞雪。
连宵复竟日,浩浩殊未歇。大似落鹅毛,密如飘玉屑。
寒销春茫苍,气变风凛冽。上林草尽没,曲江水复结。
红乾杏花死,绿冻杨枝折。所怜物性伤,非惜年芳绝。
上天有时令,四序平分别。寒燠苟反常,物生皆夭阏。
我观圣人意,鲁史有其说。或记水不冰,或书霜不杀。
上将儆政教,下以防灾孽。兹雪今如何,信美非时节。 卷424_28
「高仆射」白居易 富贵人所爱,圣人去其泰。所以致仕年,着在礼经内。
玄元亦有训,知止则不殆。二疏独能行,遗迹东门外。
清风久销歇,迨此向千载。斯人古亦稀,何况今之代。
遑遑名利客,白首千百辈。惟有高仆射,七十悬车盖。
我年虽未老,岁月亦云迈。预恐耄及时,贪荣不能退。
中心私自儆,何以为我戒。故作仆射诗,书之于大带。 卷424_29
「白牡丹」白居易 城中看花客,旦暮走营营。素华人不顾,亦占牡丹名。
闭在深寺中,车马无来声。唯有钱学士,尽日绕丛行。
怜此皓然质,无人自芳馨。众嫌我独赏,移植在中庭。
留景夜不暝,迎光曙先明。对之心亦静,虚白相向生。
唐昌玉蕊花,攀玩众所争。折来比颜色,一种如瑶琼。
彼因稀见贵,此以多为轻。始知无正色,爱恶随人情。
岂惟花独尔,理与人事并。君看入时者,紫艳与红英。 卷424_30
「赠内」白居易 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尘。他人尚相勉,而况我与君。
黔娄固穷士,妻贤忘其贫。冀缺一农夫,妻敬俨如宾。
陶潜不营生,翟氏自爨薪。梁鸿不肯仕,孟光甘布裙。
君虽不读书,此事耳亦闻。至此千载后,传是何如人。
人生未死间,不能忘其身。所须者衣食,不过饱与温。
蔬食足充饥,何必膏粱珍。缯絮足御寒,何必锦绣文。
君家有贻训,清白遗子孙。我亦贞苦士,与君新结婚。
庶保贫与素,偕老同欣欣。 卷424_31 「寄唐生」白居易
贾谊哭时事,阮籍哭路岐。唐生今亦哭,异代同其悲。
唐生者何人,五十寒且饥。不悲口无食,不悲身无衣。
所悲忠与义,悲甚则哭之。太尉击贼日,尚书叱盗时。
大夫死凶寇,谏议谪蛮夷。每见如此事,声发涕辄随。
往往闻其风,俗士犹或非。怜君头半白,其志竟不衰。
我亦君之徒,郁郁何所为。不能发声哭,转作乐府诗。
篇篇无空文,句句必尽规。功高虞人箴,痛甚骚人辞。
非求宫律高,不务文字奇。惟歌生民病,愿得天子知。
未得天子知,甘受时人嗤。药良气味苦,琴澹音声稀。
不惧权豪怒,亦任亲朋讥。人竟无奈何,呼作狂男儿。
每逢群盗息,或遇云雾披。但自高声歌,庶几天听卑。
歌哭虽异名,所感则同归。寄君三十章,与君为哭词。 卷424_32
「伤唐衢二首」白居易 自我心存道,外物少能逼。常排伤心事,不为长叹息。
忽闻唐衢死,不觉动颜色。悲端从东来,触我心恻恻。
伊昔未相知,偶游滑台侧。同宿李翱家,一言如旧识。
酒酣出送我,风雪黄河北。日西并马头,语别至昏黑。
君归向东郑,我来游上国。交心不交面,从此重相忆。
怜君儒家子,不得诗书力。五十着青衫,试官无禄食。
遗文仅千首,六义无差忒。散在京洛间,何人为收拾。
忆昨元和初,忝备谏官位。是时兵革后,生民正憔悴。
但伤民病痛,不识时忌讳。遂作秦中吟,一吟悲一事。
贵人皆怪怒,闲人亦非訾。天高未及闻,荆棘生满地。
惟有唐衢见,知我平生志。一读兴叹嗟,再吟垂涕泗。
因和三十韵,手题远缄寄。致吾陈杜间,赏爱非常意。
此人无复见,此诗犹可贵。今日开箧看,蠹鱼损文字。
不知何处葬,欲问先歔欷。终去哭坟前,还君一掬泪。 卷424_33
「问友」白居易 种兰不种艾,兰生艾亦生。根荄相交长,茎叶相附荣。
香茎与臭叶,日夜俱长大。锄艾恐伤兰,溉兰恐滋艾。
兰亦未能溉,艾亦未能除。沉吟意不决,问君合何如。 卷424_34
「悲哉行」白居易 悲哉为儒者,力学不知疲。读书眼欲暗,秉笔手生胝。
十上方一第,成名常苦迟。纵有宦达者,两鬓已成丝。
可怜少壮日,适在穷贱时。丈夫老且病,焉用富贵为。
沉沉朱门宅,中有乳臭儿。状貌如妇人,光明膏粱肌。
手不把书卷,身不擐戎衣。二十袭封爵,门承勋戚资。
春来日日出,服御何轻肥。朝从博徒饮,暮有倡楼期。
平封还酒债,堆金选蛾眉。声色狗马外,其馀一无知。
山苗与涧松,地势随高卑。古来无奈何,非君独伤悲。 卷424_35
「紫藤」白居易 藤花紫蒙茸,藤叶青扶疏。谁谓好颜色,而为害有馀。
下如蛇屈盘,上若绳萦纡。可怜中间树,束缚成枯株。
柔蔓不自胜,袅袅挂空虚。岂知缠树木,千夫力不如。
先柔后为害,有似谀佞徒。附着君权势,君迷不肯诛。
又如妖妇人,绸缪蛊其夫。奇邪坏人室,夫惑不能除。
寄言邦与家,所慎在其初。毫末不早辨,滋蔓信难图。
愿以藤为戒,铭之于座隅。 卷424_36 「放鹰」白居易
十月鹰出笼,草枯雉兔肥。下鞲随指顾,百掷无一遗。
鹰翅疾如风,鹰爪利如锥。本为鸟所设,今为人所资。
孰能使之然,有术甚易知。取其向背性,制在饥饱时。
不可使长饱,不可使长饥。饥则力不足,饱则背人飞。
乘饥纵搏击,未饱须絷维。所以爪翅功,而人坐收之。
圣明驭英雄,其术亦如斯。鄙语不可弃,吾闻诸猎师。 卷424_37
「慈乌夜啼」白居易 慈乌失其母,哑哑吐哀音。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
夜夜夜半啼,闻者为沾襟。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
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深。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
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
慈乌复慈乌,鸟中之曾参。 卷424_38 「燕诗示刘叟」白居易
梁上有双燕,翩翩雄与雌。衔泥两椽间,一巢生四儿。
四儿日夜长,索食声孜孜。青虫不易捕,黄口无饱期。
觜爪虽欲敝,心力不知疲。须臾十来往,犹恐巢中饥。
辛勤三十日,母瘦雏渐肥。喃喃教言语,一一刷毛衣。
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树枝。举翅不回顾,随风四散飞。
雌雄空中鸣,声尽呼不归。却入空巢里,啁啾终夜悲。
燕燕尔勿悲,尔当返自思。思尔为雏日,高飞背母时。
当时父母念,今日尔应知。 卷424_39 「采地黄者」白居易
麦死春不雨,禾损秋早霜。岁晏无口食,田中采地黄。
采之将何用,持以易糇粮。凌晨荷锄去,薄暮不盈筐。
携来朱门家,卖与白面郎。与君啖肥马,可使照地光。
愿易马残粟,救此苦饥肠。 卷424_40 「初入太行路」白居易
天冷日不光,太行峰苍莽。尝闻此中险,今我方独往。
马蹄冻且滑,羊肠不可上。若比世路难,犹自平于掌。 卷424_41
「邓鲂、张彻落第」白居易
古琴无俗韵,奏罢无人听。寒松无妖花,枝下无人行。
春风十二街,轩骑不暂停。奔车看牡丹,走马听秦筝。
众目悦芳艳,松独守其贞。众耳喜郑卫,琴亦不改声。
怀哉二夫子,念此无自轻。 卷424_42 「送王处士」白居易
王门岂无酒,侯门岂无肉。主人贵且骄,待客礼不足。
望尘而拜者,朝夕走碌碌。王生独拂衣,遐举如云鹄。
宁归白云外,饮水卧空谷。不能随众人,敛手低眉目。
扣门与我别,酤酒留君宿。好去采薇人,终南山正绿。 卷424_43
「村居苦寒」白居易 八年十二月,五日雪纷纷。竹柏皆冻死,况彼无衣民。
回观村闾间,十室八九贫。北风利如剑,布絮不蔽身。
唯烧蒿棘火,愁坐夜待晨。乃知大寒岁,农者尤苦辛。
顾我当此日,草堂深掩门。褐裘覆紖被,坐卧有馀温。
幸免饥冻苦,又无垄亩勤。念彼深可愧,自问是何人。 卷424_44
「纳粟」白居易 有吏夜叩门,高声催纳粟。家人不待晓,场上张灯烛。
扬簸净如珠,一车三十斛。犹忧纳不中,鞭责及僮仆。
昔余谬从事,内愧才不足。连授四命官,坐尸十年禄。
常闻古人语,损益周必复。今日谅甘心,还他太仓谷。 卷424_45
「薛中丞」白居易 百人无一直,百直无一遇。借问遇者谁,正人行得路。
中丞薛存诚,守直心甚固。皇明烛如日,再使秉王度。
奸豪与佞巧,非不憎且惧。直道渐光明,邪谋难盖覆。
每因匪躬节,知有匡时具。张为坠网纲,倚作颓檐柱。
悠哉上天意,报施纷回互。自古已冥茫,从今尤不谕。
岂与小人意,昏然同好恶。不然君子人,何反如朝露。
裴相昨已夭,薛君今又去。以我惜贤心,五年如旦暮。
况闻善人命,长短系运数。今我一涕零,岂为中丞故。 卷424_46
「秋池二首」白居易 前池秋始半,卉物多摧坏。欲暮槿先萎,未霜荷已败。
默然有所感,可以从兹诫。本不种松筠,早凋何足怪。
凿池贮秋水,中有苹与芰。天旱水暗消,塌然委空地。
有似泛泛者,附离权与贵。一旦恩势移,相随共憔悴。 卷424_47
「夏旱」白居易 太阴不离毕,太岁仍在午。旱日与炎风,枯焦我田亩。
金石欲销铄,况兹禾与黍。嗷嗷万族中,唯农最辛苦。
悯然望岁者,出门何所睹。但见棘与茨,罗生遍场圃。
恶苗承沴气,欣然得其所。感此因问天,可能长不雨。 卷424_48
「谕友」白居易 昨夜霜一降,杀君庭中槐。干叶不待黄,索索飞下来。
怜君感节物,晨起步前阶。临风蹋叶立,半日颜色哀。
西望长安城,歌钟十二街。何人不欢乐,君独心悠哉。
白日头上走,朱颜镜中颓。平生青云心,销化成死灰。
我今赠一言,胜饮酒千杯。其言虽甚鄙,可破悒悒怀。
朱门有勋贵,陋巷有颜回。穷通各问命,不系才不才。
推此自豁豁,不必待安排。 卷424_49 「丘中有一士二首」白居易
丘中有一士,不知其姓名。面色不忧苦,血气常和平。
每选隙地居,不蹋要路行。举动无尤悔,物莫与之争。
藜藿不充肠,布褐不蔽形。终岁守穷饿,而无嗟叹声。
岂是爱贫贱,深知时俗情。勿矜罗弋巧,鸾鹤在冥冥。
丘中有一士,守道岁月深。行披带索衣,坐拍无弦琴。
不饮浊泉水,不息曲木阴。所逢苟非义,粪土千黄金。
乡人化其风,熏如兰在林。智愚与强弱,不忍相欺侵。
我欲访其人,将行复沉吟。何必见其面,但在学其心。 卷424_50
「新制布裘」白居易 桂布白似雪,吴绵软于云。布重绵且厚,为裘有馀温。
朝拥坐至暮,夜覆眠达晨。谁知严冬月,支体暖如春。
中夕忽有念,抚裘起逡巡。丈夫贵兼济,岂独善一身。
安得万里裘,盖裹周四垠。稳暖皆如我,天下无寒人。 卷424_51
「杏园中枣树」白居易 人言百果中,唯枣凡且鄙。皮皴似龟手,叶小如鼠耳。
胡为不自知,生花此园里。岂宜遇攀玩,幸免遭伤毁。
二月曲江头,杂英红旖旎。枣亦在其间,如嫫对西子。
东风不择木,吹喣长未已。眼看欲合抱,得尽生生理。
寄言游春客,乞君一回视。君爱绕指柔,从君怜柳杞。
君求悦目艳,不敢争桃李。君若作大车,轮轴材须此。 卷424_52
「虾蟆」白居易 嘉鱼荐宗庙,灵龟贡邦家。应龙能致雨,润我百谷芽。
蠢蠢水族中,无用者虾蟆。形秽肌肉腥,出没于泥沙。
六月七月交,时雨正滂沱。虾蟆得其志,快乐无以加。
地既蕃其生,使之族类多。天又与其声,得以相喧哗。
岂惟玉池上,污君清冷波。可独瑶瑟前,乱君鹿鸣歌。
常恐飞上天,跳跃随姮娥。往往蚀明月,遣君无奈何。 卷424_53
「寄隐者」白居易 卖药向都城,行憩青门树。道逢驰驿者,色有非常惧。
亲族走相送,欲别不敢住。私怪问道旁,何人复何故。
云是右丞相,当国握枢务。禄厚食万钱,恩深日三顾。
昨日延英对,今日崖州去。由来君臣间,宠辱在朝暮。
青青东郊草,中有归山路。归去卧云人,谋身计非误。 卷424_54
「放鱼」白居易 晓日提竹篮,家僮买春蔬。青青芹蕨下,叠卧双白鱼。
无声但呀呀,以气相喣濡。倾篮写地上,拨剌长尺馀。
岂唯刀机忧,坐见蝼蚁图。脱泉虽已久,得水犹可苏。
放之小池中,且用救干枯。水小池窄狭,动尾触四隅。
一时幸苟活,久远将何如。怜其不得所,移放于南湖。
南湖连西江,好去勿踟蹰。施恩即望报,吾非斯人徒。
不须泥沙底,辛苦觅明珠。 卷424_55 「文柏床」白居易
陵上有老柏,柯叶寒苍苍。朝为风烟树,暮为宴寝床。
以其多奇文,宜升君子堂。刮削露节目,拂拭生辉光。
玄斑状狸首,素质如截肪。虽充悦目玩,终乏周身防。
华彩诚可爱,生理苦已伤。方知自残者,为有好文章。 卷424_56
「浔阳三题。庐山桂」白居易
偃蹇月中桂,结根依青天。天风绕月起,吹子下人间。
飘零委何处,乃落匡庐山。生为石上桂,叶如翦碧鲜。
枝干日长大,根荄日牢坚。不归天上月,空老山中年。
庐山去咸阳,道里三四千。无人为移植,得入上林园。
不及红花树,长栽温室前。 卷424_57 「浔阳三题。湓浦竹」白居易
浔阳十月天,天气仍温燠。有霜不杀草,有风不落木。
玄冥气力薄,草木冬犹绿。谁肯湓浦头,回眼看修竹。
其有顾盼者,持刀斩且束。剖劈青琅玕,家家盖墙屋。
吾闻汾晋间,竹少重如玉。胡为取轻贱,生此西江曲。 卷424_58
「浔阳三题。东林寺白莲」白居易
东林北塘水,湛湛见底清。中生白芙蓉,菡萏三百茎。
白日发光彩,清飙散芳馨。泄香银囊破,泻露玉盘倾。
我惭尘垢眼,见此琼瑶英。乃知红莲花,虚得清净名。
夏萼敷未歇,秋房结才成。夜深众僧寝,独起绕池行。
欲收一颗子,寄向长安城。但恐出山去,人间种不生。 卷424_59
「大水」白居易 浔阳郊郭间,大水岁一至。闾阎半飘荡,城堞多倾坠。
苍茫生海色,渺漫连空翠。风卷白波翻,日煎红浪沸。
工商彻屋去,牛马登山避。况当率税时,颇害农桑事。
独有佣舟子,鼓枻生意气。不知万人灾,自觅锥刀利。
吾无奈尔何,尔非久得志。九月霜降后,水涸为平地。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五

宇文化及,左翊卫大将军述之子也。性凶险,不循法度,好乘肥挟弹,驰骛道中,由是长安谓之轻薄公子。炀帝为太子时,常领千牛,出入卧内。累迁至太子仆。数以受纳货贿,再三免官。太子嬖昵之,俄而复职。又以其弟士及尚南阳公主。化及由此益骄,处公卿间,言辞不逊,多所陵轹。见人子女狗马珍玩,必请托求之。常与屠贩者游,以规其利。炀帝即位,拜太仆少卿,盖恃旧恩,贪冒尤甚。大业初,炀帝幸榆林,化及与弟智及违禁与突厥交市。帝大怒,囚之数月,还至青门外,欲斩之而后入城,解衣辫发,以公主故,久之乃释,并智及并赐述为奴。述薨后,炀帝追忆之,遂起化及为右屯卫将军,智及为将作少监。

哭孔戡 作者: 白居易朝代: 唐 洛阳谁不死?戡死闻长安。
我是知戡者,闻之涕泫然。 戡佐山东军,非义不可干。
拂衣向西来,其道直如弦。 从事得如此,人人以为难。
人言明明代,合置在朝端。 或望居谏司,有事戡必言。
或望居宪府,有邪戡必弹。 惜哉两不谐,没齿为闲官。
竟不得一日,謇謇立君前。 形骸随众人,敛葬北邙山。
平生刚肠内,直气归其间。 贤者为生民,生死悬在天。
谓天不爱人,胡为生其贤? 谓天果爱民,胡为夺其年?
茫茫元化中,谁执如此权? 白居易所有作品

唐纪一高祖神尧大圣光孝皇帝上之上武德元年

隋炀帝至江都,荒淫益甚,宫中为百余房,各盛供张,实以美人,日令一房为主人。江都郡丞赵元楷掌供酒馔,帝与萧后及幸姬历就宴饮,酒卮不离口,从姬千余人亦常醉。然帝见天下危乱,意亦扰扰不自安,退朝则幅巾短衣,策仗步游,遍历台馆,非夜不止,汲汲顾景,唯恐不足。

帝自晓占候卜相,好为吴语;常夜置酒,仰视天文,谓萧后曰:“外间大有人图侬,然侬不失为长城公,卿不失为沈后,且共乐饮耳!”因引满沈醉。又尝引镜自照,顾谓萧后曰:“好头颈,谁当斫之!”后惊问故,帝笑曰:“贵贱苦乐,更迭为之,亦复何伤!”

帝见中原已乱,无心北归,欲都丹阳,保据江东,命群臣廷议之,内史侍郎虞世基等皆以为善;右候卫大将军李才极陈不可,诸车架还长安,与世基忿争而出。门下录事衡水李桐客曰:“江东卑湿,土地险狭,内奉万乘,外给三军,民不堪命,亦恐终散乱耳。”御史劾桐客谤毁朝政。于是公卿皆阿意言:“江东之民望幸已久,陛下过江,抚而临之,此大禹之事也。”乃命治丹阳宫,将徙都之。

时江都粮尽,从驾骁果多关中人,久客思故里,见帝无西意,多谋叛归,郎将窦贤遂帅所部西走,帝遣骑追斩之,而亡者犹不止,帝患之。虎贲郎将扶风司马德戡素有宠于帝,帝使领骁果屯于东城,德戡与所善虎贲郎将元礼、直閤裴虔通谋曰:“今骁果人人欲亡,我欲言之,恐先事受诛;不言,于事后发,亦不免族灭,奈何?又闻关内沦没,李孝常以华阴叛,上囚其二弟,欲杀之。我辈家属皆在西,能无此虑乎!”二人皆惧,曰:“然则计将安出?”德戡曰:“骁果若亡,不若与之俱去。”二人皆曰:“善!”因转相招引,内史舍人元敏、虎牙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秉、符玺郎牛方裕、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勋侍杨士览等皆与之同谋,日夜相结约,于广座明论叛计,无所畏避。有宫人白萧后曰:“外间人人欲反。”后曰:“任汝奏之。”宫人言于帝,帝大怒,以为非所宜言,斩之。其后宫人复白后,后曰:“天下事一朝至此,无可救者,何用言之,徒令帝忧耳!”自是无复言者。

赵行枢与将作少监宇文智及素厚,杨士览,智及之甥也,二人以谋告智及;智及大喜。德戡等期以三月望日结党西遁,智及曰:“主上虽无道,威令尚行,卿等亡去,正如窦贤取死耳。今天实丧隋,英雄并起,同心叛者已数万人,因行大事,此帝王之业也。”德戡等然之。行枢、薛世良请以智及兄右屯卫将军许公化及为主,结约既定,乃告化及。化及性驽怯,闻之,变色流汗,既而从之。

德戡使许弘仁、张恺入备身府,告所识者云:“陛下闻骁果欲叛,多醖毒酒,欲因享会,尽鸠杀之,独与南人留此。”骁果皆惧,转相告语,反谋益急。乙卯,德戡悉召骁果君吏,谕以所为,皆曰:“唯将军命!”是日,风霾尽昏。晡后,德戡盗御厩马,潜厉兵刃。是夕,元礼、裴虔通直閤下,专主殿内;唐奉义主闭城门,与虔通相知,诸门皆不下键。至三更,德戡于东城集兵得数万人,举火与城外相应。帝望见火,且闻外諠嚣,问何事。虔通对曰:“草坊失火,外人共救之耳。”时内外隔绝,帝以为然。智及与孟秉于城外集千余人,劫候卫虎贲冯普乐布兵分守衢巷。燕王倓觉有变,夜,穿芳林门侧水窦而入,至玄武门,诡奏曰:“臣猝中风,命悬俄顷,请得面辞。”裴虔通等不以闻,执囚之。丙辰,天未明,德戡授虔通兵,以代诸门卫士。虔通自门将数百骑至成象殿,宿卫者传呼有贼,虔通乃还,闭诸门,独开东门,驱殿内宿卫者令出,皆投仗而走。右屯卫将军独孤盛谓虔通曰:“何物兵势太异!”虔通曰:“事势已然,不预将军事;将军慎毋动!”盛大骂曰:“老贼,是何物语!”不及被甲,与左右十余人拒战,为乱兵所杀。盛,楷之弟也。千牛独孤开远帅殿内兵数百人诣玄览门,叩閤请曰:“兵仗尚全,犹堪破贼。陛下若出临战,人情自定;不然,祸今至矣。”竟无应者,军士稍散。贼执开远,义而释之。先是,帝选骁健官奴数百人置玄武门,谓之给使,以备非常,待遇优厚,至以宫人赐之。司宫魏氏为帝所信,化及等结之使为内应。是日,魏氏矫诏悉听给使外出,仓促际制无一人在者。

德戡等引兵自玄武门入,帝闻乱,易服逃于西閤。虔通与元礼进兵排左閤,魏氏启之,遂入永巷,问:“陛下安在?”有美人出,指之。校尉令狐行达拔刀直进,帝映窗扉谓行达曰:“汝欲杀我邪?”对曰:“臣不敢,但欲奉陛下西还耳。”因扶帝下閤。虔通,本帝为晋王时亲信左右也,帝见之,谓曰:“卿非我古人乎!何恨而反?”对曰:“臣不敢反,但将士思归,欲奉陛下还京师耳。”帝曰:“朕方欲归,正为上江米船未至,今与汝归耳!”虔通因勒兵守之�。

至旦,孟秉以甲骑迎化及,化及战栗不能言,人有来谒请之者,但俛首据鞍称罪过。化及至城门,德戡迎谒,引入朝堂,号为丞相。裴虔通谓帝曰:“百官悉在朝堂,陛下须亲出慰劳。”进其从骑,逼帝乘之;帝嫌其鞍勒弊,更易新者,乃乘之。虔通执辔挟刀出宫门,贼徒喜譟动地。化及扬言曰:“何用持此物出,亟还与手。”帝问:“世基何在?”贼党马文举曰:“已枭首矣!”于是引帝还至寝殿,虔通、德戡等拔白刃侍立。帝叹曰:“我何罪至此?”文举曰:“陛下违弃宗庙,巡游不息,外勤征讨,内极奢淫,使丁壮尽于矢刃,女弱填于沟壑,四民丧业,盗贼蜂起;专任佞谀,饰非拒谏:何谓无罪!”帝曰:“我实负百姓;至于尔辈,荣禄兼极,何乃如是!今日之事,孰为首邪?”德戡曰:“溥天同怨,何止一人!”化及又使封德彝数帝罪,帝曰:“卿乃士人,何为亦尔?”德彝赧然而退。帝爱子赵王杲,年十二,在帝侧,号恸不已,虔通斩之,血溅御服。贼欲杀帝,帝曰:“天子死自有法,何得加以锋刃!取鸩酒来!”文举等不许,使令狐行达顿帝令坐。帝自解練巾授行达,缢杀之。初,帝自知必及于难,常以罂贮毒药自随,谓所幸诸姬曰:“若贼至,汝曹当先饮之,然后我饮。”及乱,顾索药,左右皆逃散,竟不能得。萧后与宫人撤漆牀板为小棺,与赵王杲同殡于西院流珠堂。

是时李密据洛口,炀帝惧,留淮左,不敢还都。从驾骁果多关中人,久客羁旅,见帝无西意,谋欲叛归。时武贲郎将司马德戡总领骁果,屯于东城,风闻兵士欲叛,未之审,遣校尉元武达阴问骁果,知其情,因谋构逆。共所善武贲郎将元礼、直阁裴虔通互相扇惑曰:“今闻陛下欲筑宫丹阳,势不还矣。所部骁果莫不思归,人人耦语,并谋逃去。我欲言之,陛下性忌,恶闻兵走,即恐先事见诛。今知而不言,其后事发,又当族灭我矣。进退为戮,将如之何?”虔通曰:“上实尔,诚为公忧之。”德戡谓两人曰:“我闻关中陷没,李孝常以华阴叛,陛下收其二弟,将尽杀之。吾等家属在西,安得无此虑也!”虔通曰:“我子弟已壮,诚不自保,正恐旦暮及诛,计无所出。”德戡曰:“同相忧,当共为计取。骁果若走,可与俱去。”虔通等曰:“诚如公言,求生之计,无以易此。”因递相招诱。又转告内史舍人元敏、鹰扬郎将孟秉,符玺郎李覆、牛方裕、直长许弘仁、薛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等,日夜聚博,约为刎颈之交,情相款昵,言无回避,于座中辄论叛计,并相然许。时李孝质在禁,令骁果守之,中外交通,所谋益急。赵行枢者,乐人之子,家产巨万,先交智及,勋侍杨士览者,宇文甥,二人同告智及。智及素狂悖,闻之喜,即共见德戡,期以三月十五日举兵同叛,劫十二卫武马,虏掠居人财物,结党西归。智及曰:“不然。当今天实丧隋,英雄并起,同心叛者已数万人,因行大事,此帝王业也。”德戡然之。行枢、薛良请以化及为主,相约既定,方告化及。化及性本驽怯,初闻大惧,色动流汗,久之乃定。

  • 暮江吟
  • 忆江南
  • 大林寺桃花
  • 赋得古原草送别
  • 琵琶行
  • 钱塘湖春行
  • 题岳阳楼
  • 观刈麦
  • 同十一醉忆元九
  • 直中书省

义宁二年三月一日,德戡欲宣言告众,恐以人心未一,更思谲诈以协骁果,谓许弘仁、张恺曰:“君是良医,国家任使,出言惑众,众必信。君可入备身府,告识者,言陛下闻说骁果欲叛,多酿毒酒,因享会尽鸩杀之,独与南人留此。”弘仁等宣布此言,骁果闻之,递相告语,谋叛逾急。德戡知计既行,遂以十日总召故人,谕以所为。众皆伏曰:“唯将军命!”其夜,奉义主闭城门,乃与虔通相知,诸门皆不下钥。至夜三更,德戡于东城内集兵,得数万人,举火与城外相应。帝闻有声,问是何事。虔通伪曰:“草坊被烧,外人救火,故喧嚣耳。”中外隔绝,帝以为然。孟秉、智及于城外得千余人,劫候卫武贲冯普乐,共布兵分捉郭下街巷。至五更中,德戡授虔通兵,以换诸门卫士。虔通因自开门,领数百骑,至成象殿,杀将军独孤盛。武贲郎将元礼遂引兵进,突卫者皆走。虔通进兵,排左阁,驰入永巷,问:“陛下安在?”有美人出,方指云:“在西阁。”从往执帝。帝谓虔通曰:“卿非我故人乎!何恨而反?”虔通曰:“臣不敢反,但将士思归,奉陛下还京师耳。”帝曰:“与汝归。”虔通因勒兵守之。

我来补充解释

至旦,孟秉以甲骑迎化及。化及未知事果,战栗不能言,人有来谒之者,但低头据鞍,答云“罪过”。时士及在公主第,弗之知也。智及遣家僮庄桃树就第杀之,桃树不忍,执诣智及,久之乃见释。化及至城门,德戡迎谒,引入朝堂,号为丞相。令将帝出江都门以示群贼,因复将入。遣令狐行达弑帝于宫中,又执朝臣不同己者数十人及诸外戚,无少长害之,唯留秦孝王子浩,立以为帝。

图片 2

十余日,夺江都人舟楫,从水路西归。至显福宫,宿公麦孟才、折冲郎将沈光等谋击化及,反为所害。化及于是入据六宫,其自奉养,一如炀帝故事。每于帐中南面端坐,人有白事者,默然不对。下牙时,方收取启状,共奉义、方裕、良、恺等参决之。行至徐州,水路不通,复夺人车牛,得二千两,并载宫人珍宝。其戈甲戎器,悉令军士负之。道远疲极,三军始怨。德戡失望,窃谓行枢曰:“君大谬误我。当今拨乱,必藉英贤,化及庸暗,君小在侧,事将必败,当若之何?”行枢曰:“在我等尔,废之何难!”因共李本、宇文导师、尹正卿等谋,以后军万余兵袭杀化及,更立德戡为主。弘仁知之,密告化及,尽收捕德戡及其支党十余人,皆杀之。引兵向东郡,通守王轨以城降之。

元文都推越王侗为主,拜李密为太尉,令击化及。密遣徐勣据黎阳仓。化及渡河,保黎阳县,分兵围勣。密壁清淇,与勣以烽火相应。化及每攻仓,密辄引兵救之。化及数战不利,其将军于弘达为密所擒,送于侗所,镬烹之。化及粮尽,渡永济渠,与密决战于童山,遂入汲郡求军粮,又遣使拷掠东郡吏民以责米粟。王轨怨之,以城归于李密。化及大惧,自汲郡将率众图以北诸州。其将陈智略率岭南骁果万余人,张童兒率江东骁果数千人,皆叛归李密。化及尚有众二万,北走魏县。张恺等与其将陈伯谋去之,事觉,为化及所杀。腹心稍尽,兵势日蹙,兄弟更无他计,但相聚酣宴,奏女乐。醉后,因尤智及曰:“我初不知,由汝为计,强来立我。今所向无成,士马日散,负杀主之名,天下所不纳。今者灭族,岂不由汝乎?”持其两子而泣。智及怒曰:“事捷之日,都不赐尤,及其将败,乃欲归罪。何不杀我以降建德?”兄弟数相斗阋,言无长幼,醒而复饮,以此为恆。其众多亡,自知必败,化及叹曰:“人生故当死,岂不一日为帝乎?”于是鸩杀浩,僭皇帝位于魏县,国号许,建元为天寿,署置百官。

攻元宝藏于魏州,四旬不克,反为所败,亡失千余人。乃东北趣聊城,将招携海曲诸贼。时遣士及徇济北,求馈饷。大唐遣淮安王神通安抚山东,并招化及。化及不从,神通进兵围之,十余日不克而退。窦建德悉众攻之。先是,齐州贼帅王薄闻其多宝物,诈来投附。化及信之,与共居守。至是,薄引建德入城,生擒化及,悉虏其众。先执智及、元武达、孟秉、杨士览、许弘仁,皆斩之。乃以轞车载化及之河间,数以杀君之罪,并二子承基、承趾皆斩之,传首于突厥义成公主,枭于虏庭。士及自济北西归长安。

宇文智及幼顽凶,好与人群斗,所共游处,皆不逞之徒,相聚斗鸡,习放鹰狗。初以父功赐爵濮阳郡公。蒸淫丑秽,无所不为。其妻长孙,妒而告述,述虽为隐,而大忿之,纤芥之愆,必加鞭箠。弟士及恃尚主,又轻忽之。唯化及每事营护,父再三欲杀,辄救免之,由是颇相亲昵。遂劝化及遣人入蕃,私为交易。事发,当诛,述独证智及罪恶,而为化及请命。帝因两释。述将死,抗表言其凶勃,必且破家。帝后思述,授智及将作少监。其江都杀逆之事,智及之谋也,化及为丞相,以为左仆射,领十二卫大将军。化及僭号,封齐王。窦建德破聊城,获而斩之,并其党十余人,皆暴尸枭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