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袭人

袭人是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里的人物,在小说里她心地十分善良,并且格尽职守,深受贾母的喜爱,所以袭人应该是一个人人都喜爱的女子,可是她却成了《红楼梦》众多女性人物里受到争议最大的人物之一,这是为什么呢,袭人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她的判词是什么呢?

清朝人物

图片 1清朝人物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在原着中袭人判词是这样的: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中文名:花袭人

登场作品:《红楼梦》,《吴氏石头记》

                                                                       
       ——袭人判词

上面3句是袭人的判词,什么是判词?判词主要是出自小说红楼梦里面。简言之就是红楼人物的人生总结,通过隐晦的语句来归总人物的一生。

其他名称:花珍珠

排行: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

袭人,贾宝玉众丫鬟之首,容貌自然不如晴雯,但偏偏她是最得王夫人之心的人。她最开始在贾母身边服侍,后来又服侍了史湘云几年,最后贾母才让她给贾宝玉做了丫鬟,她的名字也是因为贾宝玉想起“花气袭人知昼暖”而得。按贾母的话说,她这个人有些痴痴的,让她服侍谁变就对谁一心一意。红楼梦中,丫鬟中结局较好的,袭人便算得上是一个,但全书中我并不喜欢这个人物。

从第一句可以看出袭人的基本信息及袭人的结局。大家都知道袭人本名叫做花珍珠,后来跟了宝玉以后才改名叫做花袭人,这里的鲜花就是点明了袭人的姓氏,暗指这是袭人的判词。一床破席是什么意思呢?破代表着不美好,生活困苦,点明袭人命运悲苦。席的意思在古代有枕席的意思,多指两人并枕而眠,是来形容男女关系。那么小说中,和袭人有男女关系的是指宝玉。破席则说明最终这层男女关系没有好的结局,两人以分手结束的。

登场作品:《红楼梦》,《吴氏石头记》

别名:花大姐姐、花大姑娘

空有真心,确无才学。袭人的地位在贾府中并不高,虽说是贾宝玉众丫鬟中的首领,但终究也只是一个丫鬟。她对贾宝玉的感情很真,但也只能在吃穿上照顾他,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精神上的交流,更加没有什么共同点,即便总是在宝玉跟前规劝他要好好读书,将来走上仕途的道路,但她也是受了王夫人的影响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她终究还是不能像林黛玉和薛宝钗一样同贾宝玉一起作诗谈笑。

第二句中点明了袭人的付出是白费的,一个枉自道破了一切。袭人对宝玉百依百顺温柔相对,从一而终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和宝玉在一起,白费了袭人的一片真情与付出。下面的一句空云似桂如兰,意思和前面一句一样。大家都知道袭人的名字来历,袭人是宝玉摘自一句诗而来,那么兰桂是百花中最香的,似桂如兰就再次点明这个是袭人的判词。那么什么是空云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这是对命运的惋惜和叹息,这样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子用一片赤诚之心对待宝玉,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在一起,可歌可泣。

生日:二月十二日

袭人艺术形象

颇负心机,懂得示弱与讨好。我认为全书中最能体现袭人心机和她做的对她最有价值的一件事情就是得到王夫人的信任。王夫人本身觉得自己的儿子整天和姑娘们同住大观园不像回事儿,况且她也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与林黛玉走的亲近,所以袭人的那番话正好说到了她的心坎儿上了。由此,王夫人待她便与以往不同,她也像吃了定心丸儿一样,更加努力的规劝贾宝玉,成为了王夫人的好心腹。

第三句中一句堪羡优伶道出了袭人的结局。优伶,大家都知道伶是用来形容戏子的,而蒋玉菡就是充当这样一个角色,袭人最终选择了他当自己的终身伴侣。堪羡就是羡慕的意思,这里一语双关,两种意思一是形容蒋玉菡娶了一个这么好的妻子,另外一个是讽刺宝玉的,这么好的一个女子宝玉却失去了。最后一句公子无缘,作者为宝玉感到惋惜,袭人所做的一起都是为了能和宝玉在一起,铲除了路上的所有障碍两人应该在一起时,却偏偏没有在一起,最后袭人保全宝玉,牺牲自己下嫁蒋玉菡。

性别:女

人物名片

真心对待感情,偏与公子无缘。在服侍贾宝玉方面,袭人对待这份工作可以说是兢兢业业,处事稳重。在抄检大观园的时候,她甚至将丫鬟中会成为自己最大威胁的晴雯挤出了怡红院,但是最后她与贾宝玉终究还是散了。在贾府还没有落败之前,她甚至想过倘若宝玉真的娶了黛玉自己以后的处境恐怕艰难,如若宝玉娶了宝钗,自己以后的处境想必会顺利许多,两个人一同规劝着,让宝玉走上仕途之路。最后,宝玉娶了宝钗,她自己嫁给了蒋玉菡,临走的时候,哭着说了一句“好歹留着麝月吧。”这不算是一个圆满的结局,却也是她不得不面对的结局。

袭人是一个怎样的人

排行: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第二位

名字:花袭人,原名花珍珠。进了贾府先是称作珍珠,后来侍奉贾母,又被贾母赐给了贾宝玉,得了贾宝玉的赏识,认为珍珠二字不好,从“花气袭人知昼暖”诗句中挑“袭人”赐名,自此本名称为花袭人,贾府中人称她袭人,与她略亲厚的称袭人姑娘。

贾府对于袭人,有着很强的归属感,袭人的哥哥和母亲本来想把她从贾府赎回来一家人团聚,可她自己偏偏说,这辈子断然不能够离开贾府,还因此和母亲哥哥吵架,哭了一次直到他们同意她的想法才罢休。她不舍得离开贾府,更加不舍得离开贾宝玉,甚至丫鬟们犯错时,她也将自己看成丫鬟之首要罚也得从她先开始。而宝玉对待她虽同别的丫鬟略有不同,但终究就像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终究会越走越远,仿佛从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

首先一点袭人是一个聪明的女子。聪明伶俐来形容袭人再妥帖不过了,她揣摩贾母等人的心思,然后做出的事情都是随他们的喜好而做,而且做的事情不做作很自然,这就是袭人聪明的点。而且作为一个丫鬟干活麻利爽快这是最起码,从这里可以看出袭人不粗笨。贾宝玉是贾家命脉,贾母挑的丫鬟必定是要入的了贾母的法眼的,贾母这种经验老道的人都看不透袭人,就说明袭人确实厉害。

哥哥:花自芳

样貌:袭人细挑身子,容长脸儿,书中并没有明确说明她的容颜。按照王夫人的描述,她的样貌比晴雯略次一等。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道出了她的性格,“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道出了她的结局。

第二点,袭人是个心机婊,工于心计。女人堆里矛盾是正常的,面对众多矛盾,她用自己的办法去化解矛盾。她高密,让王夫人开始担心宝玉身边的其他丫鬟,单单她独善其身。

花签:桃花

性格:袭人对人和气,处事稳重,工作认真,富有心机,在大观园里众人是人前人后的夸奖她。就连下级小红、佳蕙也对其服气,是出了名的贤人。唯有贾宝玉的奶妈李嬷嬷一次看见袭人躺在床上没有起身迎接她,便大骂袭人是狐媚子,要拉出去配了小子,然而袭人却并没有怎么责怪她,反而在贾宝玉想撵李嬷嬷出去的时候还为李嬷嬷求情,将她的错处盖了过去,可见其心胸宽广。但她的心中亦有些痴处,她服侍谁,心里便唯有谁。她与宝玉有情,是《红楼梦》中唯一与宝玉发生性关系的丫鬟。她不时规劝宝玉要读书上进。宝玉挨打后,她向王夫人进言好好管教宝玉,并建议为防不测而搬出园子来。王夫人认为袭人深明大理,对其信任有加,不仅赏了她两碗菜、还加了一倍的工资,享受“姨娘”待遇。意与日后为宝玉收房,做他的侧室。

第三点,袭人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袭人知道宝玉喜欢林黛玉,而且只钟情于林黛玉,但是袭人知道林黛玉不会有什么好的前途,而且袭人知道黛玉的为人,黛玉看人一看一个准,如果宝玉和黛玉两人在一起她不会容的下袭人,所以袭人要做的就是把目标投向了宝钗。

别名:花大姐姐、花大姑娘

生日:农历二月十二(这一天是百花生日——花朝节,黛玉生日也是这一天)

宝钗和宝玉是王夫人和贾母极力想撮合的一对,而且宝钗人缘好,大家都喜欢,支持宝钗的人大有人在,明显如果宝玉的妻子要2选1,那么宝钗对袭人的用处会更大。袭人考虑到这一层,和宝钗套近乎,暗中帮宝钗牵线,这让宝钗对袭人有着感激之情,良禽择木而栖用来形容袭人再恰当不过了。

配偶:蒋玉菡

身份:原是服侍贾宝玉的四个大丫鬟之一,后成为宝玉初试云雨的对象,虽然未有正式名份,但成为贾宝玉的侍妾。袭人甚得王夫人信任,月钱比其他几个大丫鬟都高,是由王夫人房里算出,领二两银子一吊钱。

第四点,袭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晴雯的死和袭人有莫大的关系,袭人巩固自己在宝玉身边的地位,将晴雯推向了风口浪尖,最终害死了这个可怜的姑娘,袭人借王夫人的手杀死了情敌又捍卫了自己的权利巩固了地位,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机。

袭人艺术形象

经历:小小年纪便要承担家庭重担,为家庭出力,到别人家做奴婢看别人眼色,在复杂的成长环境中学会了小心谨慎,温顺谦恭。

最后贾府衰败,宝玉落难以后,袭人嫁给了一个戏子,袭人早已为自己铺了一条后路。贾府所有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大部分女子不是死了就是被卖到了青楼,袭人虽没有大富大贵却也平平稳稳。

人物名片

结局:宝玉出家后,袭人有实无名,只得奉王夫人之命最后嫁给了戏子蒋玉菡。脂批认为,袭人出嫁是在宝玉还在的时候,她与丈夫蒋玉菡在贾家落难后一起奉养宝玉宝钗夫妻。相对于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其他女儿的命运,她亦算是有始有终。

袭人的判词是“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虽然只有三句,虽然只有三局,却让读者了解了袭人的基本信息和结局。袭人其实是一个复杂的人,她表面心地善良,其实是一个会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她备受争议也是有原因的。

名字:花袭人,原名花珍珠。进了贾府先是称作珍珠,后来侍奉贾母,又被贾母赐给了贾宝玉,得了贾宝玉的赏识,认为珍珠二字不好,从“花气袭人知昼暖”诗句中挑“袭人”赐名,自此本名称为花袭人,贾府中人称她袭人,与她略亲厚的称袭人姑娘。

花名签: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道是:桃红又是一年春)

哥哥:花自芳

身世:第19回写道:“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你们却又整理的家成业就,复了元气。”

样貌:袭人细挑身子,容长脸儿,书中并没有明确说明她的容颜。按照王夫人的描述,她的样貌比晴雯略次一等。

人物判词

性格:袭人对人和气,处事稳重,工作认真,富有心机,在大观园里众人是人前人后的夸奖她。就连下级小红、佳蕙也对其服气,是出了名的贤人。唯有贾宝玉的奶妈李嬷嬷一次看见袭人躺在床上没有起身迎接她,便大骂袭人是狐媚子,要拉出去配了小子,然而袭人却并没有怎么责怪她,反而在贾宝玉想撵李嬷嬷出去的时候还为李嬷嬷求情,将她的错处盖了过去,可见其心胸宽广。但她的心中亦有些痴处,她服侍谁,心里便唯有谁。她与宝玉有情,是《红楼梦》中唯一与宝玉发生性关系的丫鬟。她不时规劝宝玉要读书上进。宝玉挨打后,她向王夫人进言好好管教宝玉,并建议为防不测而搬出园子来。王夫人认为袭人深明大理,对其信任有加,不仅赏了她两碗菜、还加了一倍的工资,享受“姨娘”待遇。意与日后为宝玉收房,做他的侧室。

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生日:农历二月十二(这一天是百花生日——花朝节,黛玉生日也是这一天)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历史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身份:原是服侍贾宝玉的四个大丫鬟之一,后成为宝玉初试云雨的对象,虽然未有正式名份,但成为贾宝玉的侍妾。袭人甚得王夫人信任,月钱比其他几个大丫鬟都高,是由王夫人房里算出,领二两银子一吊钱。

这一首是说袭人的。画上的鲜花暗切袭人的姓,席与袭人的“袭”同音,”破“则点出袭人悲苦的命运。另外,“席”可引申为“枕席”,即男女关系。“破席”之意为男女分开,暗示袭人结局与宝玉分开。

经历:小小年纪便要承担家庭重担,为家庭出力,到别人家做奴婢看别人眼色,在复杂的成长环境中学会了小心谨慎,温顺谦恭。

1.枉自——指袭人白白地用“温柔和顺”的态度对待宝玉,最后却与宝玉无缘。

结局:宝玉出家后,袭人有实无名,只得奉王夫人之命最后嫁给了戏子蒋玉菡。脂批认为,袭人出嫁是在宝玉还在的时候,她与丈夫蒋玉菡在贾家落难后一起奉养宝玉宝钗夫妻。相对于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其他女儿的命运,她亦算是有始有终。

2.空云似桂如兰——“似桂如兰”
,暗点其名。兰桂最香,袭人的名字又因为“花气袭人知昼暖”而来,所以举此,点明这首判词是说袭人的。“空云”二字则是对袭人命运的叹息,白白的似桂如兰,这样一位好女子却和宝玉没有走到一起。

花名签:桃花(题着“武陵别景”四字,那一面旧诗写道是:桃红又是一年春)

3.堪羡——值得羡慕。优伶,旧称戏剧艺人为优伶,这里指蒋玉菡。“堪羡”“有福”四字表现了作者对人物的肯定。

身世:第19回写道:“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若不叫你们卖,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如今幸而卖到这个地方,吃穿和主子一样,又不朝打暮骂。况且如今爹虽没了,你们却又整理的家成业就,复了元气。”

4.公子——指贾宝玉。无论从主观心态还是客观形势上看,袭人都将嫁与宝玉为妾,但最终宝玉与她终究无缘。

人物判词

袭人温柔和顺,似桂如兰,伏侍宝玉细心周到,恪尽职任,“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她一心为宝玉前途忧虑,“每每规谏,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她虽身为奴婢,却能事事为贾府大局着想,宁可自己委屈些。

画着一簇鲜花,一床破席。也有几句言词,写道是:

袭人也有女儿情真、天真小性的一面。63回群芳开夜宴,她和众姐妹们一块玩乐,喜得“连臊也忘了”。58回那干娘来吵,袭人唤麝月道:“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59回春燕挨打,袭人生气道:“三日两头儿,打了干的打亲的,还是卖弄你女孩儿多?还是认真不知王法?”坚决站在丫头们一边,反抗邪婆子。77回写芳官等女伶被撵后,“这些干娘皆感恩趁愿不尽,都约齐与王夫人磕头领去”,可见晴雯、芳官被撵,非袭人告密,而是那些邪婆子进谗构陷。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这一首是说袭人的。画上的鲜花暗切袭人的姓,席与袭人的“袭”同音,”破“则点出袭人悲苦的命运。另外,“席”可引申为“枕席”,即男女关系。“破席”之意为男女分开,暗示袭人结局与宝玉分开。

1.枉自——指袭人白白地用“温柔和顺”的态度对待宝玉,最后却与宝玉无缘。

2.空云似桂如兰——“似桂如兰”
,暗点其名。兰桂最香,袭人的名字又因为“花气袭人知昼暖”而来,所以举此,点明这首判词是说袭人的。“空云”二字则是对袭人命运的叹息,白白的似桂如兰,这样一位好女子却和宝玉没有走到一起。

3.堪羡——值得羡慕。优伶,旧称戏剧艺人为优伶,这里指蒋玉菡。“堪羡”“有福”四字表现了作者对人物的肯定。

4.公子——指贾宝玉。无论从主观心态还是客观形势上看,袭人都将嫁与宝玉为妾,但最终宝玉与她终究无缘。

袭人温柔和顺,似桂如兰,伏侍宝玉细心周到,恪尽职任,“心中眼中又只有一个宝玉”;她一心为宝玉前途忧虑,“每每规谏,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她虽身为奴婢,却能事事为贾府大局着想,宁可自己委屈些。

袭人也有女儿情真、天真小性的一面。63回群芳开夜宴,她和众姐妹们一块玩乐,喜得“连臊也忘了”。58回那干娘来吵,袭人唤麝月道:“我不会和人拌嘴,晴雯性太急,你快过去震吓他两句。”59回春燕挨打,袭人生气道:“三日两头儿,打了干的打亲的,还是卖弄你女孩儿多?还是认真不知王法?”坚决站在丫头们一边,反抗邪婆子。77回写芳官等女伶被撵后,“这些干娘皆感恩趁愿不尽,都约齐与王夫人磕头领去”,可见晴雯、芳官被撵,非袭人告密,而是那些邪婆子进谗构陷。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